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熊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三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熊菲 方堃M 7590 2019-03-16 15:55: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0001;?#28023;回来的第二天,天空飘起了细雨。韩青来上班时?#35835;?#35265;她脸都冻紫了,便对她道:“这几天什么事都没干,人却累得要命,我都不知道旅游到底有什么好,除掉花钱就是累。你今天不要出去了,留在家里休息一天,把‘无线电厂’的账目理一理。我也懒怠动,但汽车站要去看一看,中午回来吃饭。?#24065;读?#39569;车来到汽车站,进入工程指挥部,眼睛都气绿了!里面三个指挥和小?#26032;?#23376;在打麻将,一群施工队长围在旁边看。玩的,看的人精神都集中在麻将上,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的突然闯入。大家都认为他带着一班小姐去逛大上海,还不知哪天才能回来。?#35835;?#22312;门口站了一会儿,见没人理他,气得胸部一鼓一鼓的。很想进去把桌子掀掉,但最终还是咬着牙,忍着气退了出来。他要去工地,要抓住他们的错处再惩罚。基础的深度差不多有一米六了,再挖一点就可以铺石?#32602;?#19979;混凝土,凭良心说进度不慢。由于?#35835;?#19968;下子将工资上调百分之二十,对于工人来说想保住这份工作不容?#20303;?#22823;家都缺饭吃,想来这里做工的人太多了!而那些小土鳖也不知是什么鬼给了他们那样大的权力,随时随地都能把你一脚踢到门外。除掉这个死工地别的地方很难赚到钱,养家活口何其艰难啊!所以尽管天上下雨,地下稀泥,挑上一百多斤的担?#26377;?#21160;起来如同熬刑,人们仍然竭尽全力的挣扎着。?#35835;?#25918;眼工地,人群如蚁,但大家的行动都很迟缓。这不怪他们,基础工程进入到这种程度,人们的体力消耗已达极限。这种磨难?#35835;?#20063;不知经历了多少次,深有体会。但人工排水没搞好,底层积水太深,加大了工作难度。东边有人在砌石头了,只要石?#33778;?#36215;来,铺下混凝土,整个工程最艰难的时期便告结束,但深度可能不够,这个车站的工程质量必须死死守住,也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在那里等着自己出错。?#35835;?#33073;去鞋祙,卷起裤脚,一脚踩进稀泥,沏骨的寒冷袭遍全身。他咬紧牙关,皱着眉头踩着烂泥深一脚,浅一脚地向前走去。他要到砌石头的地方量一量,看看深度是否到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建筑工地上一个穿得挺挺刮刮,长得白白净净的家伙很容易招来一片厌恶的目光,这班杂种们不干活,却拿很多钱。更可恨的是他们还特?#19981;?#25214;你的麻烦,故意放屁砸你的饭碗。他们的儿子没有**,他们死后没人?#21069;濉R读?#30340;遭遇?#24425;?#19968;样,很多人都?#37027;?#22320;拿眼睛瞄他,?#37027;?#22320;提高速度。这些人虽说都是来自?#35835;?#30340;家乡,但认识他的人并不多。现在大家都是内汗外雨,浑身湿透,身躯麻木,心也冷了。认识他的人认为他高高在上不便攀扯,不认识他的人认为他也不知是哪个庙里跑出来的野鬼,吃多了猪食,撑得难受,来淌稀泥。可怜?#35835;?#21676;着牙,缩着?#32602;?#21246;着腰强忍寒冷跋涉于烂泥之?#23567;?#20174;岸上到底下必须经过跳板,跳板很窄也很?#30422;停?#24037;人跳着稀泥不断穿行,上面全是泥水,滑得要命。?#35835;?#36367;上跳板才走两步,人一哆嗦,脚下一滑,一头栽进泥水里。底下泥带水有十多公分深,?#35835;?#32763;身起来时浑身上下全是稀泥。这样一只活泥猴对于工人们来说真是奇观,岸上岸下齐声大笑,这是他们自进入这个倒霉的工地以来最为开心的一刻。春寒料峭,冷水侵肌,?#35835;?#25238;个不停,上下牙相磕发出声声脆响。但他仍强撑着来到砌石头的地方,拿出卷尺一量,不出所料,还差十几公分,有的地方差得更多。他让砌石头的人将石头扒掉,在烂泥中把砌好的石头扒掉说说容易,做起来?#27973;?#33392;难。偏偏遇到的又是几个外乡人,根本就不拿他当回事。横?#23478;?#23545;,恨不得立刻就把他活埋在泥水里,来祭奠这个倒霉的,盖起来就倒的汽车?#23613;?#26377;个虽然皮肤粗糙,但长相很俊朗的小青年从袋中掏出一面小?#24213;櫻?#35821;气很友好的冲他笑道:“老兄,你不要照?#31456;穡俊?#36793;说边把?#24213;?#22312;他面前晃来晃去。?#35835;?#24594;视着他,同时也看清了?#24213;?#20013;的自?#28023;?#38500;掉眼睛浑身上下都被泥巴包满着。正在这僵持不下的时刻,不知是谁向指挥部透了风,众官?#34987;?#24537;丢下麻将涌向工地。小龙利索,三两下甩掉鞋祙,来不及走跳板,直接从岸上滑下去。甩?#25351;?#20102;小青年一耳光,夺下小?#24213;?#20002;进泥水里,这才连拉带拖的将?#35835;?#24324;上岸。来到指挥部门口,?#35835;?#36172;气还要回去,小龙顾不上泥?#20572;?#23558;他抱进室内,吩咐姪女:“赶紧?#36134;?#20808;烧一盆,接着烧。”嘴上说着,同时为?#35835;?#27927;澡作准备,放两个澡盆,拿毛巾、香皂、找衣服。水很快就烧热了,将泥塑一般的?#35835;?#25512;进房间,跟在他身后一盆一盆地端水倒水。洗了好几盆水,身上干净了,也有?#35828;?#26262;气。?#35835;?#31359;上衣服,踱进会议室,阴着一张脸坐在那里。施工队长们自然是没有影子了。三个指挥躬腰陪笑站在那里,大家提心吊胆,等着火山爆发。其实?#35835;?#24050;经冷静下来了,这事很难处理,只要开刀,小?#26032;?#23376;都是第一个要被开除的。他资历最浅,什么都不懂,又参与了打麻将,不开除他处理别人那是说不过去的。偏偏这个人就是朱丽云介绍的,开除他朱丽云会是什么想法!再想想三毛那张愁怨的脸,那双期盼的目光,那三个脏兮兮的围着木盆看鸡的孩子,那三间朝不保夕的破屋!?#35835;?#19981;禁发出一声长?#23613;?#33258;己动手从茶几上的烟盆中拿出一支烟,自己点火慢慢抽着,好半天才冷着脸问三位指挥道:“你们有个什么想法,是干还是不干?不干的话不如收拾行李回家去。要干的话这样下去是不行的,工地上一个管理人员都没有,所有施工队长?#21450;?#30528;你们看麻将,那我要管理员、要施工队长有什?#20174;茫俊?#25351;挥们脸上诚惶诚恐,心里高兴异常,万事一风?#25285;∫读终?#35201;处理他们就用不上说这些屁?#20658;恕R读?#35265;大家都不吭声,也就住了嘴,刚好小龙的姪女递茶过来,他低声对小姑娘道:“去,把他们的麻将拿出来烧掉。”女孩吓了一大跳,她哪敢?#36134;?#20204;的麻将呢,她还指靠着他们吃饭赚钱呢!她不敢与?#35835;?#23545;抗,?#20204;?#21161;的目光望着叔叔。“让你烧你就?#31456;錚?#36825;关你屁事啊!”小龙阴着脸,瞪了姪女一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麻将是银河的,虽有叔叔做主女孩仍不敢拿,装作一副寻找的样子在屋里转来转去,还是银河自己进房间拿出麻将递给她笑道:“拿去烧掉吧,我不会怪你。留下它?#24425;?#31096;害,说不定哪天又惹麻烦——旱晨见天下雨,以为今天开不了工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烧了麻将,?#35835;?#24635;算消了口气,冷着脸让小龙通知所有施工队长进来开会。?#35835;?#30340;训话是严厉的,先将小龙,小?#26032;?#23376;臭骂一通。强调质量时,必须百分之百的安照图纸施工。强调纪律时,施工队长无故离开工地的一律工除。今后在上班时间打麻将,看麻将的无论是谁,立即走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质量要求太高了,做基础是经过甲方施工人员验收同意的。”散会后小龙低声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甲方人员的态度我比你清楚!我们自己必须安照图纸一丝不苟的施工。你愿干就干,不愿干就回去。?#24065;读?#20919;冷说完,不顾大家的挽留,头也不回的骑?#24213;?#20102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上午韩青来到汽车站,再次召集工区领导,施工队长开会,这是韩青第一次主持管理人员会议。众?#35828;?#40784;后,她一副谦虚的样子道:“我不是来开会的,是?#20174;?#22823;家谈心的,我不是来下达指示的,是?#20174;?#22823;家一起研究问题,解决问题的。质量问题没得谈,必须百分之百的安照图纸施工。汽车站是脸面工程,是公司在交通局走出的第一步,这一步要稳,不能让别人找到漏?#30784;?#35201;让别人看到公司的实力,公司的责任心,要为公司的发展作准备。除去质量问题,大家?#24515;?#20123;想法,哪些要求尽管谈。说开了,问题解决了,大家都高兴。”由于韩青是女孩子,颜色,语气都很友好,一些胆大的施工队长将自己的意见讲了出来,胆小的跟着附和。一阵吵嚷后,韩青右手两根指头在桌上敲了敲,放下脸道:“工人疲?#20572;?#20320;们不说我也知道,基础积水那么深!路难走嘛。如果你们少看一会麻将,把引水搞好,把四台抽水机开起来,工人怎么可能那样累?工程指挥部改作麻将馆,玩麻将的,看麻将的!让叶老总来顶替你们做施工队长,享福太过头了!工程指挥部!工区领导人要认真思考,要想透这几个字,不要搞成麻将指挥部!我们是建筑公司,不是麻将公司,要把大门认认清楚!……为补充工人营养,公司准备拨款五万块钱作慰问金,这?#26159;?#39532;上给你们,但必须专款专用,买肉给工人吃。谁敢从中黑一分钱,我要让他吃不了?#24213;?#36208;。返工问题!与施工队长无关,责任在工区,返工费用不管由谁承担,你们不会落空,?#36824;?#25214;我结账。底下的十到二十公分,由于——长期泡在水里!现在事情的确很难做。如果你们把引水搞好,晚?#19979;?#27969;值班,保证基础没有积水,困难要小很多。真干起?#20174;?#20004;天就能完成,给你们三天时间,三天内完成任务,这三天开双倍的工资给你们。超过这个时间没有奖励,拖?#21448;?#20116;天工区领导没?#24515;?#32456;?#20445;?#26045;工队长必须走人。我的话就是这样多,你们还有什么意见尽管说。”韩青的话让官员们意识到这个看上去讨人?#19981;?#30340;女孩其?#24403;紉读?#26356;刻薄,不过她丢出的钱的确不少,有这样大一?#26159;?#25237;下去工人肯定会拼尽?#25042;Γ?#25152;以各施工队长都纷纷保证安期完成任务。让小龙意想不到的是昨天被骂得?#36153;?#21943;?#32602;?#20170;天虽未点名,批评的语气?#24425;强?#34180;的,但韩青饭后却笑嬉嬉地拉起他姪女的手。“走,小?#23601;罚?#38506;我逛街去。碗留给他们洗,地也让他们扫,打麻将都没罚他们了,洗下碗,扫下地便宜了他们。”两小时后,一辆出租车停在指挥部门前,小姑娘赤头胀脸,气喘吁吁地从后备箱里拖出一个大包,小龙帮她提进室内。她拉开包,将里面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拿出来给叔叔看。四季衣服都买全了,且是一派洋?#21834;?#36816;动鞋,高跟鞋、红裙子、绿裙子、毛衣、大衣,各季节的内衣外套,还有一顶白色圣诞?#34180;?#22312;?#35835;?#26449;没?#24515;?#20010;女孩拥有这么多光彩夺目的衣服,小姑娘满脸红?#20572;?#35828;话都不利索了。“这些衣服真?#27599;矗?#37117;是韩秘书买给我的。这是城里人穿的,我能穿吗?#20426;本?#26159;从这天开始小?#23601;分?#20852;梅同韩青拉起了关?#25285;?#21482;要韩青在指挥部吃饭,她都会利用手中的小小权力尽量弄点好菜。同时让?#30422;?#25910;集一些土产送给韩青,第二年春节后她几乎将家里剩余的腊货全部背给了韩秘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龙知道姪女买衣服的钱是?#35835;?#30340;,?#35835;?#36825;是在告诉他骂他是给别人看的,不要计较正职副职,把工区工作抓起来。其实小龙并未计较级别,工资是一样拿,正职副职并无区别。他对工作一直是尽职尽责,只是没想到?#35835;?#20250;把这个工程看得如此之重,这是他自入行以?#21019;游从?#21040;过的。从此后他竭尽全力保质量,?#26041;?#24230;,只要有时间都会穿梭在工地上。连续撤换四个施工队长,工区纪律整顿一新。他知道?#35835;?#27809;有开除小?#26032;?#23376;那是因为这个人物太特殊,他一边严厉?#21040;耄?#19968;边替小?#26032;?#23376;拉线把脉,帮他度过难关。他的这些动作无形之中削弱了银河的权力,两人由此产生了隔阂。三天后?#35835;?#26469;到汽车站,基础挖掘任务顺利完工,这让他感到十?#25351;?#20852;,同工区领导人重新和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春天这?#36824;?#23064;是美丽可爱的,她是位无所不能的艺术大师,每时每刻都在为这个世界献上一幅新的,更为美丽的图画。她不但深受人类的喜爱,世界万物都为她的现身而欢呼。能走的走,能跑的跑,就连那些藏身地下的物类也破土而出,拔高向上,尽力讨好这位善良的美丽姑娘,韩青也在享受着春天的?#28866;睿由?#28023;回来才十多天,她就脱去棉衣换上漂亮的裙装张扬她的青?#28023;故?#22905;迷?#35828;?#39118;采。对于?#35835;?#26469;说自他出世以来没?#24515;?#19968;个春天如此美好,他雇?#35835;?#19968;千多名工人,而且各工地运转?#21557;?#19968;眼望去?#29100;?#19968;片辉?#20572;?#30495;是令人喜悦不尽。这天下班时他笑拍着韩青的肩膀道:“明天来早一点,七点以前必须到。不准穿裙子,要穿又大又厚的长衣服。不?#27809;?#22918;了,把自己弄得土一点,要明白,白马王子只爱灰姑娘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些要求很奇怪,韩青弄不懂,仰着脸问他,“干什么嘛?#20426;?p>  “不要问,安照我的话去做没有错。?#24065;读?#26377;些得意地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到底是干什么嘛?#20426;?p>  “明天带你去撞撞运气,看看能不能撞上个白马王子。你也不小了,应该出嫁了!回去吧,甜甜蜜蜜地睡一觉,养好精神迎接美好的明天!明天快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韩青满腹狐疑的离开?#35835;鄭?#21040;家后仍然在想:“这是什么事呢?#20426;?#34429;未得出结论,但早晨仍然提前起床,只是她并?#31383;艙找读?#30340;要求去打扮自?#28023;?#22905;也找不到那些衣服。精挑细选,找了件印花长袖衫,一条牛仔裤,一双运动鞋,脸上化?#35828;保?#36825;样打扮无论在任何场合都能应付。“到底是什么事呢?不会是去孤儿院吧!”韩青一路想着来到住宅。推开门,?#35835;?#26089;已起床,正坐在那里?#20154;?#38889;青见他穿着一身?#36718;凭?#35013;颇感惊讶,很快就恍然大悟。“你不是要带我去打猎吧?#20426;?p>  ?#23433;?#30528;了,小姑娘!?#19981;?#19981;?#19981;叮?#19981;?#19981;?#23601;回家睡觉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太好了,太好了!我做梦都想。”韩青欣喜不已,拍着双?#20013;?#36947;:“和男朋友一起到大山里打猎,太惬意了!我们的精神多?#20174;?#25954;,我们的爱情多么甜蜜!那可是真正的二人世界哦,伟大的爱情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男朋友是做不成的,做哥哥可以。?#24065;读中?#30528;进入室内拿出一把汽枪?#36864;?#22774;。“让我们出发吧,小姑娘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时间不声不响的弄下这套行?#32602;以?#20040;都不知道哦?#20426;?p>  ?#25170;?#26159;吴昆送我的,还蒙许丽丽不错,送枪过来顺便帮我买了这套衣服。”两人一路疾奔,在碧水镇用过早点,然后买了些包子,馒头带?#29616;北计?#26143;岩林业区。在林业站丢下十块钱,将两部摩托车存放好,便开始穿山越岭,寻找猎物。这儿离省城有四十多公里,城里狩猎爱好者一般不会来。?#35835;?#26159;在回家途中听人说这一带山高林密,禽鸟甚多。现在身临其?#24120;?#32819;闻阵阵鸟鸣声,?#35835;制母行?#21916;。真是开门大吉!第一枪就击中了一只小绶鸡,太让人高兴了。小绶鸡翻身倒地,两只翅膀扑个不停,韩青跑过去将它抢到手里亲个不住。两人一?#21545;较?#25856;岩,时伏时行,?#35835;?#34429;是第一次打猎,上午收获仍然不错。打下六只小绶鸡,十六只斑鸠,还有几只不知名的鸟。远方传来阵阵“啊啊啊”的叫声,?#35835;盅吧?#19968;路找过去。中午时分,韩青内?#20445;?#35753;?#35835;值人?#19968;下,自己向不远处的一棵大树走过去,没一会就传来她惊恐的叫声:?#21543;摺?#34503;!?#20445;读?#20914;过去,一条一米多长的蛇高昂着?#32602;?#38378;动着蛇舌向韩青逼近,吓得韩青满脸苍白,两腿都挪不开。?#35835;?#39034;过枪,对准蛇头甩过一?#38599;小?#37027;蛇?#27973;?#21191;敢,为夺下这支?#29399;?#19981;顾身,旋风般地将枪绕了起来。吓得?#35835;?#20002;下枪拉上韩青就跑,两人站在不远处,祈盼着那蛇能尽快一点将枪还给他们。谁知那蛇抱着枪甜甜地睡在那里,根本就没有还枪的意?#32908;R读?#21448;无奈又气愤,和韩青合力扳下一根树枝,?#24230;?#30862;条,让韩青立于原处,自己提着树棍上?#29100;?#26829;就打。事情没有?#35835;?#24819;的那么可怕,那是条呆蛇,任你怎?#21019;?#23427;都不动,直到打死为止。?#35835;?#25277;出枪,待韩青方便过后两人坐下用午餐。不远处“啊啊啊”地惨叫声凄厉惊惶,?#35835;?#21507;过一个馒?#32602;?#19981;再吃了,起身拍了拍?#20013;?#21521;韩青道:“小姑娘,等一会?#24515;?#39640;?#35828;?#20102;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今天真是乐够了,还有什么好乐的?#20426;?#38889;青将剩下的包子,馒头扔进草丛,拍?#20013;?#26395;着?#35835;?#36947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等一会你就能看到,大戏就在眼前!”两人喝过水继续?#21543;?#21069;行,翻过一道山?#28023;?#36208;了不远就看见一?#20987;?#23376;落入了村民下的套里。小蓄牲自知中了人类的诡?#30130;?#27515;亡就在眼前,所以绕圈急奔,拼命挣扎,力争逃走。同时发出绝望的哀嚎,祈求人们能存一?#30475;缺?#20043;心,放它一命。?#35835;?#20914;上前去,抓起它的两条后腿,对准岩石不停的摔打、直到它满嘴喷血,死亡为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韩青先是拍着?#20013;Γ?#24453;麂子死后,她躬着腰,伸着头看猎物,满脸惊讶地道:“啊耶!这小狗头上长着角哦!人说狗长?#20146;把?#30456;,想不到真有长角的狗喂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看清楚了,不是老虎吧?#31354;?#26159;麂子,哪来的?#32602; 币读?#19981;禁笑道:“我们走吧,这是人家下套的猎物,被人看见就拿不走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——要是被人看见了怎?#31383;歟空?#19996;西不容易藏的!”韩青不由害怕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真是未见风就是雨了,这些下套的人要好多天才来一次,哪?#24515;?#20040;巧就被撞上了。?#24065;读中?#36947;:“这样的猎物谁都可以捡,和偷是两码事。?#36864;?#25105;们不捡,他如果过个四五天才来这个东西也就烂掉了。不过要避开那个林业站,让他们看见了会赖我们一些钱。?#24065;读?#25179;着麂子提着枪,韩青背上剩余的猎物,步履艰难的绕过林业站,先把麂子藏好,这才将车推了出来。把所有猎物放在车上绑好,?#35835;指?#21040;很兴奋,心里有?#38378;?#24651;不舍的味儿,面对群山看了一会儿才道:“今天真是不虚此行了,出发吧!”骑了一段?#32602;读?#20572;住车,遥望着对面的七星岩瀑?#20960;刑?#36947;:“这里?#21543;?#30495;好,要是有人想自杀的话,从七星岩上跳下去应该是最理想的死法。迅速果断,没有痛苦。泉水沐身,薄雾掩体,是最理想的息身之地。身处?#32467;郟?#19981;?#22659;景#?#19968;派神仙境界。山青水清云轻,享受着天上地下的美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再怎么好,活着都?#20154;?#20102;好。”韩青笑道:“一杯黄土掩风流,人死了山青山?#28023;?#27700;清水浊,云轻云重这些实际上都不存在了。所谓神仙之说那完全是骗?#35828;模?#20320;看到过有死人爬起来欣赏美景的吗?#20426;?p>  “看你不出,这?#20301;?#35828;得很有理。?#24065;读中?#36947;:“我们走吧,我肚子饿得要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两人一路不停,到家时已是下午五点了。?#35835;?#25343;出四只小绶***只斑鸠和几只不知名的鸟放进一个包里对韩青道:“这许多东西我们一时吃不完,你将这些立即送去‘京都’给熊总。不要在那里停留了,回来还有许多事情要做,我?#31383;?#40578;子皮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韩青离开?#29100;?#37117;?#20445;?#25296;道菜市场买?#35828;?#38738;菜带回来,到家时?#35835;?#24050;将麂子皮剥好。她匆忙挽起衣袖,低着头和?#35835;?#19968;起忙?#24608;?#19968;直忙到晚上七点多,总算将一切处理完?#31232;?#38889;青炒了一只小绶鸡,两只斑鸠和一盘青菜,又自作主张的开了?#26869;?#21488;?#30130;?#21644;?#35835;?#25380;到一起边吃边喝边聊。“下次打猎不能带你去了,今天要是被那蛇咬着了就不得了。?#24065;读?#36947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蛇不会咬人。”韩青听后匆忙摇头道:“你没见它只是站在那里摇头晃脑的看人嘛!下次我还要去,太好玩了,太刺激了,从来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快乐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就是吹牛,既然知道不咬人,为什么两腿都迈不开?#20426;?p>  “那是看着它好玩嘛,哪里是怕它!”韩青道:“你不懂蛇,只有眼镜蛇和银环蛇才会咬人,那蛇哪里有眼?#25285;?#21738;里有银?#32602;俊?#30001;于肚子饿得厉害,?#35828;奈?#36947;又好,两人边吃边?#24120;?#24555;乐得不亦乐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晚上熊菲来了,进门就笑道:“那些小东西真好吃,卫平把盘子都舔光了。我炖了只小绶鸡让老娘?#24525;潰?#32769;娘也说味道好。幸亏你还记着我,让我饱了口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这里还有?#20987;?#23376;,麂子肉做火锅,炖汤都好。明天让小韩送一半给你,恐怕有二十斤,我们两人也不知吃到哪一天,也没那么多时间去弄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麂子肉?#39029;?#36807;,味道是不错。”熊菲道:“下次打猎我也去一个,分点猎物回去,总是要你们的东西不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也去吗?那可不是逛公园哦,打猎是没得路走的。山高岩峻,攀岩附葛,要出冷汗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小瞧了我,以为我是那种纸扎的人儿,风一吹就烂了是吧?告诉你,登山渡水,攀岩附葛我未必就会输给你。”熊菲笑道:“其实我那里有好几支汽枪,见别人打的都是小麻?#31119;?#37027;东西弄起来很费事,懒怠打。整天到晚在城里到处乱转,从没想过去七星岩那样远的地方去打猎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除掉坐椅子就是坐汽车,跑几步路喘喘气觉得很刺激,整天到晚的在大山上爬来爬去那是很?#37327;?#30340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30333;?#19978;的功夫是放屁,做起来才能见真章。不跟你扯这些了,下次打猎我去一个。“熊菲笑道:”最近还是那么忙吗?#20426;?p>  “忙也谈不上,各工地基础差不多都快结束了,进入地面就能松口气。但也没得闲,必须经常去工地转转,进度、质量、材料这些事都得盯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做个经理不容易吧?#20426;?p>  “做什么都难,做?#19995;?#38590;,卖油也难,都必须用心去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这话不错,做什么?#23478;?#29992;心。”熊菲笑道:“但要有个经?#24120;?#26377;个纲有个目,不能一分钱一分钱的去捉。要有发展的心理准备,要注意培养人才。商业银行有个三十六层,我正在同他们拉关?#24608;!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  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  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            书架
                      加入书架
                      书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返回书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  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            指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天飞车所有机甲 穿越火线兰 qq飞车手游吧 一起来捉妖手游礼包 波斯波利斯梯里达特斯 萨索洛对费拉拉spal 全民突击下载官方网站 巴萨踢比利亚雷亚尔 狼队足球俱乐部图片 热血羽毛球注册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天天飞车所有机甲 穿越火线兰 qq飞车手游吧 一起来捉妖手游礼包 波斯波利斯梯里达特斯 萨索洛对费拉拉spal 全民突击下载官方网站 巴萨踢比利亚雷亚尔 狼队足球俱乐部图片 热血羽毛球注册